沉今之昼。

称呼是水鸭。微博ID沉今之昼。一个杂食动物。半吊子写手。

我是一个有一座小房子的种花姑娘 每天的日常是晒太阳和种花
有诗人进入我的小房间 赞美我的花朵 喜欢我的乐观 对我倾吐爱意 和我一起生活 然后和我讨论诗歌 讨论我没有经历过的大海与森林
他说爱情应该曲折百转 或者荡气回肠 爱情存在于浩荡山海 不在这一方花圃 我和他眼里的爱情并不相同
后来诗人离开了
可我只是一个种花姑娘啊 对我来说 爱情就只是把我花圃里所有的玫瑰都送给他

[仓亮]Merry Christmas(上)

写给一位绿黄爱好者 @拟态
设定可能会有诸多bug,还望食用愉快

放课铃响起来的时候大仓忠义的一只脚已经踏出了校门。今年天气冷得极早,十一月份就连绵不绝的雪直到现在也没停过。几片雪花飘落在他的额发和围巾上,带着生涩的冰冷的味道。他离开的时间过早,尚还没到学生蜂拥而出的时候,他除了鞋底将新雪碾开的声音,什么都感受不到。
冬天似乎像是和肃杀这个词打了死结似的,在他目所能及之处,无一不是叶子已然落得干净,只剩下光秃树杈的丑陋植物。偏偏学生会的人对即将到来的节日热情满满,为了衬托所谓“氛围”,将无数乱七八糟的彩灯挂在了那些树上。那些灯泡以一个拥挤的姿态徒劳地散发光芒,看上去惹眼又凄惨。
距离圣诞节还有48...

[仓亮]甜

一小时极速短打。
写给我补作业的 @拟态 ,给她加一点甜
始末屋设定,可能会有一些bug
以上都不介意的话——

Johnny深谙调酒门道,这一点始末屋的家伙们都一清二楚。
甜味四溢的果汁,剔透澄澈的烈性酒,冰块,做点缀的欧芹和柠檬切片。尽管为这些刀口舔血的家伙调酒用不上几个艺术细胞,Johnny依旧坚持自己在调弄酒水方面一丝不苟的步骤。
自然,大家对他每次都要按次序分发酒杯的举动也习以为常,除却有时闲来无事会以此为藉口吐槽他的Ace。时间一长,连谁用哪个杯子都成了习惯。又高又细的那只长颈杯是Mac的专属,小得几乎会被人误会是用来喝清酒的那只玻璃杯属于Arsenal,高度适中但杯身明显宽出许多的那只,不...

[岛凉]300 days.

在一个对自己来说比较特殊的日子里写了这篇文用来奖励自己w(
顺便奖励一下我为了她写这篇文的人 @拟态 
能喜欢上岛凉真的太好了。
※※※双方性转注意
※※※有车注意


下课铃响起的时候,山田凉子刚刚涂好最后一下口红。樱色唇膏俏皮粉嫩,极衬她娇嫩的瓷色肌肤。她对着随身携带的小镜子抿了抿唇,发出一声响亮的“啵”之后,才发现身边的好友投来的探询视线——那张精心装扮好的面颊腾地一下就红了起来。她急忙把散了一桌的化妆品收回提包,匆匆和友人道别,旋即连蹦带跳地逃离了教室。
作为专业里数一数二的优等生,凉子在课上极少走神,更别提理直气壮开小差到这个地步。直到她从教学楼跑出来的时候,...

[岛凉]深夜一辆莫名其妙的车

上午的外链有点难点,干脆整合了一下(

新手司机上路,谨慎阅读,祝食用愉快w


“今天份的摄制完成——大家辛苦了!”
cut声响起的瞬间,剧组内方才还紧绷着的气氛一瞬间便松懈了下来。于拉线外紧张张望着内场的助理们成群进入,赶到自家艺人身边,或递上点心温水,或一迭声地道起辛苦。演员们也像才得了宣判一样纷纷松了口气,彼此之间攀谈起来。
中岛裕翔俯身在导演身边,就方才拍摄出的几个镜头与他交换几个简短的意见,间或抬起头来,状似不经意地朝片场内望去——山田凉介如他所料地被人包围了起来,像是营业一样的笑容挂在脸上,以自然而熟练的态度应对前来交谈的前辈后辈,并恰到好处地掩盖面上不易察觉的疲倦。他紧绷的脊...

ABO脑洞短打。

http://m.weibo.cn/1914935890/3906511644141068?sourceType=sms&from=1055095010&wm=5311_4002

不知道为什么不让我发,明明没什么和谐字眼……

[兼堀]少年事4[END]

这之后的日子还是照常过。

和泉守兼定还是篮球社的主力,照旧垂着两条大长腿站在三分场外随意一扔就能引起一片尖叫,堀川国广还是备考外加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单相思中的前辈,拎着两瓶宝矿力在操场热身的时候笑得比拿了奖学金都开心。两个人还是照常地过日子。

但是还是有一点不同的。

不同的自然是和泉守兼定。

他在和堀川国广独处的时候终于有了那么点不自在,有一次叼着根冰棒靠在天台吹风的时候,他花了好大力气才侧眼故作不经意地瞥了瞥身侧人的面颊。小巧的下巴因着举着书本略略昂头的姿势露出一个精巧细致好看得不得了的弧,轻而易举就能数清的纤长微翘的羽睫不断翕动,单薄又柔软的嘴唇不时因为细细念叨着的单词而不断开阖...

[兼堀]少年事3

其实在说出那句话之后堀川国广就后悔了。

他的暗恋对象本来就生得好看,阳光下的眉眼更是耀眼得像在发光。可能是被眼前的美色(?)给迷惑得太甚,鬼使神差地,他就问出了那句话。

瞧着对面和泉守那仿佛是从面包里吃出了个变形虫一样咳嗽得皱成一团的脸,他急急忙忙靠过去抬手顺平了起伏不断的脊背。“……不,我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因为兼先生看上去完全没有交女朋友的打算呢。”

这并不是诚恳的话语。有着不易察觉但是近乎卑微的试探。

堀川自己都感觉得到。

然而在这方面算得上神经大条的和泉守兼定什么都感觉不到,他只顾着咕噜咕噜地把手旁的矿泉水喝个一干二净,再抬手擦干净唇畔的一点水渍。“女朋友啊……”他嘀咕着捻起...

[兼堀]少年事 2

堀川国广喜欢和泉守兼定,喜欢得事不关己。

这个形容词或许有些突兀的奇怪,但是堀川国广就是这样喜欢着和泉守兼定。

说是暗恋,又没见过暗恋得这样理直气壮的;说是追求,可堀川国广从没说过“我喜欢你”或者“请和我交往”这样的话。

他只是卯足了劲对和泉守兼定好。

谁也不知道他们俩到底是怎么熟起来的。自从那次稀里糊涂地帮了堀川国广一个忙后,和泉守兼定就多了个小尾巴。

大他两级的学长,有和他一样湛青色恍若青空一般的双眸。会在午休时间捧着两人份的便当,从容不迫却又悄无声息地敲一敲后窗的玻璃,对上和泉守兼定上课摸鱼时睡得恍惚的眼睛,就轻轻地晃一晃手里的盒子。和泉守兼定耍帅灌篮的时候,他就沿着塑胶跑道一...

[兼堀]少年事

给祁凉大大的生日贺。

一些算得上琐碎的少年事,兼堀主。


堀川国广再一次看到和泉守兼定的时候是在体育课。

身材修长的少年,被汗水浸得发出层透明水光的白色运动衫下露出若隐若现的结实肌肉,长发被胡乱地在身后束起,轮廓锋利的面颊上蓬勃着独属于少年的朝气。和泉守兼定本人的的确确耀眼得无法直视,即便混在人群中也一眼就可以看见。

第一次见面时,伸过来的宽厚手掌解救了一个人拎着三大包书却摔倒在地的堀川国广,那个时候的堀川抬眼的第一眼,看到的和泉守兼定也是这样。锋利的轮廓,俊俏的眉眼,一身抹也抹不去的潇洒英气。

灰头土脸地从地上爬起来,却没有因为觉得丢人像同龄的其他男高中生一样飞快逃窜而是礼貌地道谢,堀川国广给人...

1 / 2

© 沉今之昼。 | Powered by LOFTER